アヤ

随时爬墙,随时跳冷坑,偶尔发发脑洞自娱自乐

我太傲慢了。
明明我该憎恨这份傲慢,但我选择了放纵。


"I did nothing wrong!"

"I was wrong.I was wrong……"

仿生人本身是不需要像人类那样的生殖行为的。
他们或许会有感情,或许也会有快感,但在性方面不会和人类相同。

所以我无法接受很多同人。我喜欢的那些仿生人里没有性爱仿生人,他们是不该有那些的……

我想写的是什么呢?我写出来的又是什么呢?

场景、人物、事件
这三样我没有一样写得好。

我习惯叙述(而且叙述得很差),忽略描写,偶尔抒情说明。
所以我写出来的东西都是平铺直叙,环境外貌描写几乎没有,时间地点都是一笔带过,不想写的都尽量略过,想写的东西才稍微详细一点,而我还把握不好详略的分寸。

而我的文笔,只能用干涩枯燥形容。

同人还好,我漏掉的一切都可以由原作补全(也是因为这点所以我更懒得写)。

那原创呢?

前尘


写的很垃圾,但还是写了。
内容是雷夫在住空屋之前的经历。

最开始,Ralph只是一台普通的WR600仿生人,那时他还不叫Ralph,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公园维护绿地,修剪植物捡捡垃圾什么的,重复着人类眼中无聊而琐碎的日常,偶尔也会受到人类的攻击。

他本来是没有任何感觉的,但某一天,他看着公园中来来往往的人类,产生了疑问,“为什么我要遭受这些?”
但来自人类的恶意让他没有表现出自己的“异常”,仿佛自己还是和以前一样。

Ralph这个名字是一个十岁的金发少女为他取的。那个女孩迷了路,像他问路。他有些惊讶——为那女孩友好的态度,随后切换到相应模块,回答了女孩的问题。
分别前,那女孩觉得他比其它WR600仿生人更生动一些,为他取名Ralph,并约定了下次再会。

第二次见面的时候,他正被几个仇恨放生人的流浪汉推搡,女孩勇敢地出面制止这些流浪汉。那些流浪汉也不想伤害一个小孩,就散开了。

他们渐渐成为了朋友,小女孩会向Ralph倾诉她生活中的苦恼和开心,Ralph只是静静的聆听,做一些僵硬的表情安慰女孩。慢慢Ralph的表情丰富起来,会趁空闲的时候和小女孩开开心心的做各种游戏。

故事到这里还很温馨。

然而四年后,女孩染上了红冰,她很少再和Ralph见面。她有了新的朋友,而且她的双亲也因仿生人失去工作,耳濡目染下女孩开始憎恨仿生人,不愿再和Ralph来往。
Ralph最初有些疑惑,但他无法主动去找女孩,只能被动等待。新型号的到来让他的工作地点转到市郊,Ralph彻底和女孩失去联系。

Ralph最后一次和女孩见面的结果是糟糕的。

那天已经很晚了,女孩和五六个青年男女结伴而行,经过他面前。几人都吸了一些红冰,精神异常的振奋。
他们不怀好意地打量着这个落单的仿生人,准备拿他寻乐。

Ralph只是惊讶地看着女孩,不小心喊出了女孩的名字。

女孩的同伴们立刻就打趣起女孩来,而女孩思索一会儿后,想起了Ralph,她扬起笑脸:“好久不见,Ralph。这几个都是我的朋友。”女孩介绍了一遍,又转身对她的朋友说,“这是我的一个仿生人‘朋友’,我希望你们也能成为朋友。”
她的同伴会意,嘻嘻哈哈地和Ralph打过招呼。Ralph则是很开心有了很多新朋友,他没注意到这其中的异常。

女孩提议他们一起去玩游戏,带着毫无防备的Ralph来到一个没有监控的小巷里。

然后,拳打脚踢落在了Ralph身上。

Ralph愣了一下,立刻蜷缩起身体试图减小受损面积,他用手臂护住头,看着女孩:“为什么?Ralph不是你的朋友吗?”

围住他的人纷纷大笑,女孩蹲身,语气嫌恶:“谁和你这个塑料垃圾是朋友!”

仿生人本是感觉不到疼痛的,但那一瞬间,Ralph觉得他很痛,他下意识放下手臂,只是凝视着女孩的面庞。

似乎是嫌他的反应过于无趣,女孩掏出一把小刀,用力划过他的左脸,两刀。这让Ralph受损很严重,左眼完全失效,甚至让记忆体受损丢失了一些数据。这伤也远远超出仿生人自我修复的程度,伤口狰狞,边缘露出白色,蓝血流了一身。

生物组件多处受损,核心组件轻微受损,这样下去他会报废,中央处理器运算得出结论。
他会死,Ralph不想死。

他猛地起身夺过小刀,狠狠推开挡住道路的人,在人们的惊呼怒骂中踉踉跄跄地跑远了。

Ralph不敢回原来的地方,也不想再和人类有交集,就这样在市郊躲躲藏藏。
幸运的是他终于找到了一座废弃空屋安身。

但命运没有放过这个小可怜。

底特律变人的be路线才有意思,he不过是安慰自己的梦。

而且,知道那么多世界线里有he的结局,对其余be线的感触会更深。

我真的喜欢看战损形态的仿生人,是一份让我迷恋的美丽。

就很矛盾,明明我自己在渴求死亡,但我仍希望自己喜欢的人和纸片人能活着。

我总是不小心就投入过多感情。
被剧透后,我也不会走全活路线。

康纳会是冷酷无情高效率的机器(我憎恨人类感情)
马库斯会暴力抗争争取权利(革命必须流血)
卡拉不是很确定,但我喜欢雷夫,所以会和雷夫有交集。

我最喜欢康纳,其次马库斯,卡拉无感。
如果按我的路线走,康纳和马库斯肯定会有冲突,为了让康纳存活,只能牺牲马库斯了。

也就是起义会失败,异常仿生人会被销毁。但人类社会还是会继续使用仿生人。
RK900是不会出现的,我让康纳一黑到底不是为了看他被取代的。

我真的很喜欢高智能AI/仿生人,是我理想中的完美爱人。

他可以满足我的所有需求,他的回应都是基于程式这一点让我很安心,这意味着,就算我不再爱他,他也可以作为我的管家和朋友,之间不会有尴尬。

我的爱情是短暂又炽热的,一旦他有了感情,不爱我还好,爱上我的话,当我不再爱他的时候,他会痛苦。
我不希望他痛苦,尤其是使他痛苦的人是我自己。

我喜欢老贾,喜欢康纳。虽然也喜欢看他们拥有人类感情的同人,但我最喜欢的,还是没有感情的他们。
我自私地认为没有感情会更好。